近期最高分国剧不一样的热血青春

  每年夏天,日本各县(相当于我们省)选拔出的高中棒球优胜队伍将汇聚甲子园球场,进行全国大赛,这场盛会被称为“夏季甲子园”。

  决赛对阵的双方都是棒球精英,他们为了梦想拼尽全力的青春让无数人热泪盈眶,转发语里不乏在抱怨说“我没有这样的青春”。

  第一眼看见剧名《最美的青春》,再看是郭靖宇监制,巨兴茂执导,刘智扬主演……咦,这个班底看着很眼熟?

  除了在“3·12”植树节听过之外,可能顶多只在某宝上见过“蚂蚁森林”四个字。

 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百废待兴的年代,要什么没有什么,就连树木都被人搬空。

  比如曾经是绿洲的塞罕坝,成了几百里不见人烟的高原荒漠,国外来的专家斩钉截铁说绝对不可能种活树。

  有一群林业大学毕业生来到这里,支撑他们的除了想要为国家做贡献的信念以外,

  在落大雪时,哪怕后面会产生大雪封山补给跟不上的情况,他们的第一反应是“瑞雪照丰年”,满心希望来年的树苗苗可以种活。

  在这之后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光阴里,他们将最美的青春留在了这里,和他们的树苗一起生根发芽。

  南腔北调的口音最终都变成了当地的口音,荒漠里112万亩顷树木记录着他们的青春,送给世界“最大的人工森林”。

  但其实,“我要让沙漠变成绿洲”和“教练,我要打篮球”一样能让人热血沸腾!

  当然,植树造林固然重要,但青春怎么可以忽略人与人之间摩擦出的感情火花呢?

  《最美的青春》和常见的青春剧还是有共性的,作为一出精彩的群像剧,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,每一个都不容忽视。

  那大奎,有蛮力但不懂女人心,自以为季秀荣就是他女朋友,但不在乎对方愿不愿意接受他的好。

  赵天山,战斗英雄,塞罕坝先遣队队长,在不违反组织原则的情况下全力给大学生们做后勤保障。

  老魏,从河南逃荒来到坝上的淳朴农民,为人勤恳敦厚、吃苦耐劳、从不惹事,承包了大家一日三餐,是能赢得美人心的好人。

  季秀荣,敢爱敢恨。觉得自己是大专生,一厢情愿的想要嫁给大学生闫祥利,闫祥利却在冬天到来时不辞而别。

  面对自己认定的恋人跑路,季秀荣备受打击,坝上初雪到来的那天,她穿着一身红裙子在坝上芬芳美丽。

  覃雪梅,她对一直在追自己的武延生的告白是“我怎么忍心看着你孤独终老”,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心跳。

  孟月,最开始日常就是给异地恋的男朋友写信,她没有打算留在塞罕坝扎根一辈子,但来了之后,和一个地方产生了牵连就再也走不了。

  而挑起整个故事戏剧冲突大梁的正是——“好人”冯程和“坏人”武延生,非常样板戏的配置了。

  冯程(就是刘智扬出演的),他来到承德塞罕坝是因为这里是他爸爸生前战斗过的地方。

  女朋友偷偷溜来沙漠投奔他,看到条件太过艰苦转身跑路了,跑路就跑路吧,还被击毙了。

  曾经爱玩爱闹的冯程自此失去了锋芒,跑到条件更为艰苦的坝上闷头育苗种树。这一呆就是三年,冯程等来了几个大学生,变成了他们口中的野人。

  冯程这个角色看上去很圣人,对谁都好,任谁都要欺负他。但冯程并不是雷锋式的好人,他更多的是在和生活赌气。

  对比着冯程的好,就更让人讨厌。武延生这个角色并不是复杂,就是单纯的坏,坏不要紧,主要还蠢。

  覃雪梅却对冯程心生崇拜,除此之外,在坝上待了三年的冯程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,就此,武延生单方面跟冯程结下怨。

  好的反派是因为坏的有手段,但武延生并不是,自以为没人知道坏的明目张胆,想毒死狗,自己逃跑还撒谎,诬蔑这个,诋毁那个……这种种的种种,简称“作妖”。

  几乎每个在看这剧的朋友,最大的心愿就是求上天把武延生带走,好让大家在坝上安心种树。

  《最美的青春》这个剧优点缺点一目了然——好的地方无外乎剧情紧凑、演员表现稳定、立意很好;

  不足的地方就是人物剧情非常样板戏,好的人很好,坏的人很坏,非黑即白,故事也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。

  但这部剧也的确成了最近收视率最高、豆瓣分数最高的剧,想要感受林场青年热血的孩子们,不妨可以一看。

  最后的最后,想跟那些嚷嚷说没有这样青春的朋友们说:每个人的青春都可以热血且燃,只要能找到自己想为之努力奋斗的事。

TAG标签: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